Network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十大振兴产业研究 >

寻找新经济基因:东北振兴第二个十年怎么走?

来源:未知 日期:2017-06-23 点击:

  “东北经济下滑是结构性下滑。”黑龙江省科顾委主任陈永昌不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这个观点。在他看来,东北经济轻工业过轻,重化工业过重,就像两条长短不齐的腿,短腿太短够不着地,长腿太弱没有劲,因此东北经济跑不快。东北振兴第一个十年主要是给东北经济补充营养,体质增强后第二个十年振兴就要动大手术。
  
  在第二个十年振兴之际,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3D打印等新技术带来的新业态、新模式,也给东北经济真正转型升级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遇。
  
  本报记者 李伯牙 哈尔滨、长春、沈阳报道
  
  “俺们这旮也有互联网+机器人!”走到哈尔滨机场出口,大门上方的广告不乏东北式幽默。
  
  今年一季度,东北经济数据公布后,人们又将目光投向这里。去年一季度黑龙江经济增速全国垫底,今年坐上这个位置的又是辽宁。
  
  东北经济到底怎么了?去年以来全国舆论一直颇为关注这一话题,也有很多官员和专家无数次回应这个提问,当地更投入更多力量研究这一问题。
  
  在此背景下,东北各地都在探寻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带来的新机遇。在东北振兴计划第二个十年之际,这个老工业基地究竟能否找到一条真正的转型升级之路?
  
  上半年东北经济难现转机
  
  2014年,国家出台《关于近期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政策举措的意见》,大力扶持东北经济,这一年黑龙江、吉林和辽宁的经济增速分别为5.6%、6.5%、5.8%,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今年3月份,全国两会期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分别到吉林省和黑龙江省代表团,就东北振兴问题与东北代表们进行交流。
  
  今年一季度,辽宁经济增速仅1.9%,黑龙江和吉林分别为4.8%和5.8%。4月份,李克强赴吉林现场督战东北经济,他在长春主持召开东北三省经济工作座谈会,分析东北经济面临的新情况和突出问题,研究推进东北发展相关工作。
  
  目前,5月份各地经济数据将陆续公布,东北的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6月11日,黑龙江省召开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对黑龙江前五个月宏观经济形势进行了分析,认为当前宏观经济形势运行压力仍然很大。
  
  黑龙江面临的主要压力在大庆,大庆油田今年继续减产,产量将下降150万吨,此外佳木斯、鹤岗、双鸭山、鸡西四大煤城发展形势也不见好转。
  
  “大庆油田到明年或许减到3250万吨,按照现在油价下跌的水平,一年的GDP大概要减少100多亿元,财政税收减少50~60亿元。黑龙江经济下滑的压力主要体现在这。”黑龙江省科顾委主任陈永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由于国家治理大气污染逐步减少燃煤量,再加上进口煤炭冲击,四大煤城依然没有好转迹象。
  
  2014年吉林的经济数据要比黑龙江和辽宁好看一些,但和全国水平仍有差距,而且是吉林省自1992年以来的最低增速。
  
  与黑龙江类似的是,吉林省经济结构比较依赖汽车工业,但今年前五个月一汽大众销量下跌,5月份销量下滑近20%。一汽大众及其配套的企业效益下滑,这对吉林省今年的经济造成较大影响。
  
  进入二季度,吉林省工业增加值由正转负,从3月份的同比增长3.8%下滑到4月份的-1.2%,5月份再下滑到-2.9%。不过,吉林已经算是东北地区增长势头不错的省份,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按可比价格计算,1~5月份吉林省规模以上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1%,在东北地区唯一保持增长势头,黑龙江和辽宁分别是-0.3%和-6.1%,都排在全国后三名。
  
  “2014年吉林省经济增速从一季度开始下降,第三季度降到6.0%的最低点,第四季度回升。但是今年就更差了,今年第一季度是5.8%,比去年最低的第三季度还要低。”吉林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孙志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今年由于汽车产业形势不好,所以第二季度不乐观,下降的可能性大一点。
  
  从一季度以及1~5月份的数据看,辽宁省的经济下行压力比黑龙江和吉林更大,辽宁的产业结构中重化工占很大比重,这也是它一月份下滑严重的一个重要原因。
  
  “目前来看,(辽宁)经济形势还是挺严峻的。”辽宁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张万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季度由于重化工业不景气,辽宁受到的影响比别的地区更大。
  
  新十年东北如何再出发
  
  从2003年中央启动东北振兴开始,现在已经到了第二个十年振兴阶段,然而国内国际环境已经发生巨大改变,老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新问题又爆发,第二个十年似乎举步维艰。
  
  东北振兴第一个十年正当好时光,改革开放二十多年的发展,中国经济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对于重化工业的需求不断上升。而东北经济正是以能源、化工、装备制造等重化工业为主要结构,正好迎合这个时期中国的发展需要,因此第一个十年振兴期间,东北经济取得了不小成就。
  
  但是,当这个浪潮过去之后,随着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加剧,中国国内的产能过剩问题凸显,东北重化工业面临着资源枯竭、产能过剩的双重困扰。
  
  这个问题从2014年一季度黑龙江经济增速全国垫底开始显现,作为典型的老工业省份,黑龙江的经济严重依赖能源工业,大庆的工业产值一度占到全省的90%以上,到2014年也还占将近一半。
  
  但是大庆油田开采半个多世纪后,石油产量不断下降,从最初高峰时期的5000多万吨降到去年的4000多万吨。不过,从2007年开始稳产在4000万吨的这个底线也被突破,自从去年开始出现量价齐降的局面之后,现在大庆每年要减产150万吨。
  
  大庆工业增加值下降正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黑龙江经济从此开始进入下降通道,而随着大庆石油产量进入3000万吨时代,黑龙江经济这根石油支柱就又细了一圈。
  
  屋漏偏逢连夜雨,佳木斯、鹤岗、双鸭山、鸡西四大煤城在资源逐渐枯竭之际,又遭遇煤炭价格跳水,控制这四个煤城煤矿的龙煤集团严重亏损,需要政府拨款帮助渡过难关。
  
  同样依赖重化工业的辽宁面临的情况也大同小异,辽宁省曾提出发展沿海重化工产业带,在大连、锦州、葫芦岛等沿海地区布局了一大批重化工项目。吉林三大支柱产业除了汽车和农产品加工外也包括化工产业,自然难免受到影响。
  
  “东北经济下滑是结构性下滑。”黑龙江省科顾委主任陈永昌不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这个观点。在他看来,轻工业过轻,重化工业过重,就像两条长短不齐的腿,短腿太短够不着地,长腿太弱没有劲,因此东北经济跑不快。东北振兴第一个十年主要是给东北经济补充营养,体质增强后第二个十年振兴就要动大手术。
  
  不过,在国家层面目前尚未出台第二个十年振兴规划,而东北各界对此颇为期待。去年虽然出台《关于近期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政策举措的意见》,但只是针对短期的问题,而非长期规划。
  
  “前十年基本上是解决外围的一些问题,现在谋求解决深层次的矛盾。”辽宁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张万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希望新十年通过国家支持彻底解决老工业基地的历史遗留问题,真正实现转型发展和产业升级
  
  而在第二个十年振兴之际,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3D打印等新技术带来的新业态、新模式,也给东北经济真正转型升级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遇。
  
  东三省争相布局新经济
  
  在东北经济增速不断下滑的态势下,三省都急于寻找解决办法,既保持传统产业的持续增长,又能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在这种情况下,各省都把目光投向“互联网+”等新技术。
  
  今年4月份,辽宁省召开绿公司年会,将马云等互联网界商业领袖请来讨论“互联网+”背景下的新经济潮流。新省长陈求发刚上任就提出,要深入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引导企业依靠“两化”融合向价值链高端跨越。
  
  辽宁省还提出实施电子商务四大工程建设,包括实施企业上网工程、“O2O”网上商城普及工程、电商服务企业壮大工程及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平台拓展工程,推动辽宁省产品通过互联网抢占更多市场份额。计划到2017年,引进1000家电商企业及服务电商的企业,以带动本地电商服务企业快速发展和提高。此外,还在酝酿出台《加快电子商务发展意见》、《现代服务业发展实施意见》等相关政策。
  
  “这方面辽宁目前还是处于发展初期,规模占的比重还比较小,包括机器人产业也处于发展的初期,但是未来的发展前景很好。”张万强表示。
  
  在这方面黑龙江也不落后,在年初推动千户科技型企业三年行动计划后,省长陆昊在各个场合不断强调要推动“互联网+”发展。6月3日,黑龙江省专门召开“互联网+”推进工作会议,陆昊在会议上表示,努力开创全省“互联网+”工作新局面,促进创新创业,为调整产业结构、转变发展方式汇聚新动能。
  
  值得一提的是,陆昊在会议上向政府部门和企业人士推荐了三本关于互联网经济的经典著作,凯文·凯利的《失控》、《新经济新规则》和杰里米·里夫金的《零边际成本社会》,他强调要特别关注用互联网经济的新理念看待经济发展的新变化和新商业模式。
  
  目前,黑龙江省科顾委主任陈永昌正在牵头制定《探索互联网+10项行动方案》,试图通过互联网+金融、商贸、工业、农业、林业等十大产业,为全省经济转型升级探索路径和方向,并以此培养全省经济的新增长极。同时他建议在黑龙江十三五规划编制过程中,一定要体现和突出互联网+。
  
  陈永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黑龙江产业定位是互联网技术的企业并不多,原来就是一些电子信息产业,但现在互联网+具有带动辐射效应,所有的主导产业不加进来就可能被淘汰。
  
  吉林省更是采取实际行动,6月3日连发两道文件都与“互联网+”等新经济相关。其中《关于促进吉林省云计算创新发展培育信息产业新业态的实施意见》,将云计算创新作为突破口,以推进物联网、大数据、“互联网+”等试点示范,催生新的经济增长点,同时以此提升改造吉林省汽车、石化、农产品深加工、医药健康等支柱和优势产业。
  
  互联网+能否振兴东北?
  
  实际上不只东北,全国各地都在关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带来的新机遇。问题是,这是否适合东北以及全国各地的发展?换句话说,互联网能否加得起经济结构沉重的东北?
  
  “互联网+是东北地区发展的一个机会。”吉林省智库秘书长刘庶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互联网+等新技术带来的是价值重新发现,它的影响将是革命性的,将导致生产方式的重组,东北要紧抓这种新业态新模式。
  
  对于东北地区而言,老工业曾经创造了辉煌,但现在更多的是东北发展的沉重包袱。从去年至今,东北地区经济下滑主要是这种老工业产能过剩,又无法满足新的高端需求。但互联网+等新技术则给老工业焕发新春的机会。
  
  今年5月,国务院公布《中国制造2025》,提出用新技术手段改造传统制造业,打造智能制造。对于东北老工业基地来说,制造业一直是当地的优势,但是在新的时代条件下,这些制造业已经落后了,急需用智能制造提升其水平。
  
  “现在国家出台《中国制造2025》,其中也涉及到传统的制造业用互联网+的新技术和发展模式怎么提升自己,如果东北老工业基地能把调整产业结构和它结合起来,整个的产业链能融入到新经济当中,对于它的产业的升级是非常有好处的。”张万强表示,辽宁这些以制造业为主体的地区,制造业怎么转型升级跟互联网+是密切相关的。
  
  那么如何改造这些传统产业,将东北基础深厚的制造业转变为智能制造?
  
  目前,各省都在探索道路,除了政府鼓励引导之外,更多的还需要企业发挥市场主体作用,既要在生产销售等链条上引进互联网+、云计算3D打印等新技术,在企业的运营管理上也需要运用新技术。
  
  “要通过互联网+技术发展智能制造,把产品的设计制造智能化,把产业的运营和管理智慧化,运用大数据、云计算、3D打印技术等力量,给东北的传统制造业大省带来一次新的飞跃,把制造大省变成智造强省。”陈永昌表示,这是互联网+等新技术给东北带来的一次机遇。
  
  当然,除了改造提升传统产业之外,运用新技术来发展新业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也是当前东北转型的另一条道路。
  
  这些年来东北经济的问题在于新兴经济占比过少,从而难以扭转旧有产业结构,而互联网+等新技术给了这一地区新的机会。
  
  “东北的装备制造业在全国有一定地位,从发展智能装备这一点上来看,现在辽宁机器人产业发展还不错,我觉得最大的机会在辽宁省,因为它是一个新兴产业,一旦有一个企业搞得好其他企业跟着就做大了。”孙志明认为这些都是科技密集型产业,东北的优势不是很明显。
  
  在看到这些产业带给东北的机遇之外,还要看到新技术新经济在东北会遇到的障碍。
  
  作为一个最早进入计划经济,最晚进入市场经济的地区,东北的体制性问题比较突出,强政府弱市场的特点比较明显。因此,要发展新经济,首先东北地区的各个政府要转变自己的职能。
  
  刘庶明认为,在互联网+等技术推广的背景之下,东北地区首先应该在行政体制改革方面运用这些新技术,使得政府更加透明、高效。正因为东北地区长期以来的大政府格局,在这方面进行改革,产生的推动效应更加明显,更有震撼力。
  
  除了政府职能转变,还需要大众解放思想,学习和接受新事物。由于计划经济体制影响较深,在创新意识方面,东北仍比较欠缺。当然,这并不是否定东北人,而是在这样的体制和社会环境之下,人的思想观念受到约束,产生某种依赖,因此缺乏创新动力。
  
  孙志明表示,东北的转型涉及到很多方面,不仅有经济的也有思想文化方面,要打造新的环境,这才能创造适合新经济生长的土壤。